以上海为龙头的长江三角洲,区位优势明显,沿海和沿江经济带在此呈“T”型交汇。

  如今的长三角,依旧是“春来江水绿如蓝”。此外,更是我国对外开放程度最高、创新能力最强的区域之一,被公认为区域经济发展的“模范生”。

  然而,要想真正成为世界级城市群,长三角尚需一体化发展的“加速度”。

  据公开报道,今年初,沪苏浙皖三省一市主要领导座谈会上达成了多项合作共识,确定了规划对接、战略协同、专题合作、市场统一、机制完善等五个着力点。

  同时,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日前也已组建到位,由三省一市抽调相应工作人员,办公地点位于上海。

  “加快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,现在就是要顺势而为、乘势而进。”据“上海发布”官方公众号,今年全国两会期间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如是说。

  2018年伊始,上海市政府正式发布上海“2035规划”。

  规划接轨上海“2035”

  2018年伊始,上海市政府正式发布《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(2017-2035年)》,简称上海“2035规划”。

  规划提出,要主动融入长三角区域协同发展,构建上海大都市圈,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。

  同时,规划明确,上海的城市性质确定为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的核心城市。

  “当下,新成立的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要落实规划的问题”,区域经济专家、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,在上海“2035规划”出炉后,长三角其他城市和地区应围绕世界级城市群建设,积极接轨上海“2035规划”。

  成长春表示,在产业发展方面,长三角应以打造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为目标,并实现三省一市错位发展。同时,各地产业发展规划要和城市发展定位相协调,“产城融合”要充分体现在规划当中。

  打造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,底气在于创新。成长春认为,创新发展将是长三角城市群发展的“第一动力”。

  “长三角集聚了国内一批最先进的创新资源,比如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,苏南自主创新示范区,合肥高新区,包括杭州的互联网经济等等”,他说,长三角各地都有自身优势,如何进行有效整合,促进科技成果转化,值得好好研究。

  此外,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组建之后,跨地区的专题合作将更为频繁和便利。

  “比如长江生态治理”,成长春说,长三角地区地处长江下游,应建立联动协同机制,共抓大保护,共同为保护水生态作出应有的贡献。

  交通先行要有大视野

  “做新一轮长三角一体化综合运输体系的战略规划”,在交通专家、 南京市城市与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杨涛眼中,这是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组建后的当务之急。

  他认为,目前长三角的港口资源还没有得到充分发挥,大型国际航运公司在长三角布局还不够,没有真正意义上做到综合运输的联动发展。

  “长三角这么多港口资源,腹地却打不开,就是因为铁水联运做得不好,还是集中于公水联运”,杨涛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物流成本下不来,服务半径和服务面就很难打开。

  长三角高铁网亟待加快建设。目前,长江以南地区已开行京沪高铁和沪宁城际,但苏南沿江的数个百强县,以及长江以北大部分地区仍是一片真空。

  跳出长三角之外,杨涛说,“长三角是国家的长三角”。

  他认为,长三角城市群之间要互联互通,但更重要的是,长三角应“担当国家使命”,带动大沿海、大东南的整体发展,服务于全国版图上的快速联系。

  “以上海为核心辐射全国,沿海、沿江、西南沪昆方向之外,目前沪陕方向还比较薄弱”,杨涛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沪陕、北沿江以及北沿海等几个方向,还要进一步谋划新的时速350公里以上的高铁干线,而且要加快建设。

  “长三角一体化的关键抓手,就是站在国家战略上,用大城市群、大湾区、大沿海、大沿江的视角来谋划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战略规划”,杨涛表示。

  市场和企业的主体性

  “长三角一体化”概念的提出由来已久。

  澎湃新闻记者查阅公开文献资料发现,早在1992年,安徽学者程必定就在期刊上发文,讨论沪苏浙皖经济区的客观性及区域经济一体化。

  作者当时在文中表示,沪苏浙皖四省市应充分运用计划调节和市场调节的杠杆,在城市作为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生长点之外,还要发展跨地区、跨行业的企业群体或企业集团。

  作者认为,相比中心城市的打造,企业群更值得重点培育,以推动经济一体化发展。

  南京大学教授刘志彪也有类似观点。他在2014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出,要把企业作为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主体。

  刘志彪认为,企业跨地区发展将产生经济一体化发展的内生效应,而政府一般只为一体化发展提供外部环境,只是合作的“搭台人”。

  同时,应该以具体的项目合作开始,避免在广泛的领域中进行抽象讨论。

  刘志彪表示,当年法国人舒曼提出的重新整合欧洲的方案,高明之处就在于抓住了煤钢等具体领域,制定切实可行的计划,从而实现了产品生产流通自由化的共同体市场。

  在长三角地区,企业合作、地方共建产业园区并不少见。比如,南通目前坐拥八个沪通共建园区。随着长三角一体化的深入,如此跨区域合作形式或将愈发多见。

  “无论是共建园区还是企业合作,政府只起引导作用,市场才是主导”,成长春告诉澎湃新闻记者。

  江苏的优势和机会

  在成长春看来,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中,江苏的优势在于经济体量大、岸线资源丰富以及沿海资源丰富。

  尤其是创新优势和改革开放的经验。“苏南前一轮发展的外向型经验非常宝贵”,他说,苏南雄厚的经历实力,以及改革开放以来所积累的企业家精神,都是不可多得的财富。

  在上海周边,江苏有两座城市毗邻上海。苏州环绕上海西部,南通则和沪上隔江相望。

  成长春说,在同城化方面,苏州更有条件,也早已在同城化过程中。“上次我去昆山花桥吃饭,朋友笑称,去马路对面就是到上海吃饭,马路这边就是在苏州吃饭”。

  目前,上海地铁已经通往昆山东部的花桥。待到连接苏州和昆山花桥的轨道交通S1开通,沪苏之间甚至可以乘坐地铁往来。

  此外,建设和规划中的沪通铁路、南沿江铁路、沪苏湖铁路等基础设施,也都将是推进上海和苏州进一步同城化的关键工程。

  而对于南通而言,成长春认为,南通目前的首要任务是打造上海“一小时通勤圈”。届时,南通将能更好地承接上海国际化大都市的功能外溢。

  目前,南通已有八个与上海共建的园区,合作方式各有不同,产业基础扎实,取得的成就明显。

  建设具有区域影响力的创新之都,这是南通近年来提出的目标。成长春表示,建设创新之都要抓住中央创新区建设这个核心,提升区域竞争力,更好地承接上海和苏南的创新资源。

  此外,“南通在打造上海市民休闲旅游目的地方面,也可以做更好地探索”,成长春表示。